">中国社会工作联盟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社工实务 > 案例研究 >  > 正文

小小少年变形记——理性情绪治疗模式在涉罪未成年人帮教服务中的应用

发布时间:2022-11-09 04:55来源:网络整理浏览次数:

一、案例背景

(一)基本资料

小莫姓名:小莫(化名)

性别:男

年龄:17岁

(二)个案背景资料

1、引发/重要事件(接案原因或途径)

案件中的受害人曾经欺凌过小莫,并在案发前抢夺被害人的手机。案发时小莫与被害者偶遇,企图要回自己的手机,与被害人发生了争吵,并冲动地用随身携带的匕首刺伤被害人的头部。被害人经过抢救脱离生命危险,但小莫的暴力行为使被害人造成了严重的心理阴影和身体伤害。某区人民检察院于2021年7月对小莫做出附条件不起诉决定,考察期为一年,在附条件不起诉考察期内由司法社工开展帮教工作。

长春市益友社工机构的司法社工受某区人民检察院的委托对小莫进行社会调查,通过与小莫本人、监护人和朋辈群体进行会谈后,掌握了他的成长经历、未来打算、家庭监护教育情况、朋辈群体交往情况、涉罪的原因、动机以及悔罪认罪情况等内容后,司法社工对小莫进行了社会风险性评估,并做出社会调查报告。

社会调查报告内容如下,社工了解到小莫是一名17岁的未成年人,初中文化水平,毕业后因厌学不再读书,外出打工,曾在理发店当学徒,在饭店当服务员,工作的时间都不长。自身存在抽烟和纹身的不良行为习惯,社工建议小莫减少吸烟和纹身的频率,形成良好的生活习惯。案主的家庭结构完整,但父母由于自身患病,欠有外债,小莫常年在外读书,父母便对小莫采取放任型的家庭教养方式,不关心孩子的日常生活,对孩子的监管和教育也有所欠缺,没有承担起作为监护人应尽的责任。

2、行为表现

小莫在帮教考察前期存在抽烟、纹身和打架斗殴的不良社会行为习惯。日常玩游戏频率较高,会使用暴力解决问题。小莫经过司法社工的帮教后逐渐减少了吸烟和打游戏的频率,认识到纹身对自身的伤害和不良影响后,也没有再纹身,不再参与打架斗殴。

3、人际关系

小莫常与不良社会群体交往,潜移默化中染上了抽烟、喝酒、纹身和打架斗殴等不良的社会行为,好讲"哥们义气",极度缺乏理智,仅凭感情行事。小莫与老师的关系较为疏离,偶尔会产生矛盾。小莫与父母的关系较为疏离,长时间在外生活,与父母沟通和互动的频率较低,不愿意把自身的想法告诉父母,习惯自己解决问题。

4、暴力倾向/虐待记录

小莫存在暴力倾向,自控力较差。曾经遭受过校园霸凌。

5、经济状况

小莫家庭经济较差,父母是农民。小莫初中的时候,母亲被查出患有乳腺癌,家里筹钱做手术,欠下十多万的外债,如今还有几万元的外债未还。

小莫的父亲在2021年查出腰部有两个肿瘤,由于家庭经济原因一直没有复查和手术。

小莫在案发时没有工作,准备到某外卖公司应聘。

6、精神病记录

小莫及父母无精神疾病。

7、情绪状态

司法社工在帮教前期曾带小莫到长春市第六医院做明尼苏达多相个性心理测试,测评结果如下:

小莫存在严重心理异常,人际交往时不够自信,不愿与他人目光对视,不善言谈,在与社工交谈时不会主动叙述,都是问一句答一句。小莫较为冲动和莽撞,理性解决问题的能力匮乏,受外界刺激后难以控制自身的情绪及行为。

8、支援网络

正式支持网络:小莫能够获得社工的帮教、心理咨询师辅导等资源;也可以接受政府相关部门、正规企事业单位组成的支持网络系统给予的帮助。

非正式支持网络:包括小莫的家庭、亲戚、朋友和邻居等非正式组织的支持。

二、问题分析(预估)

(一)主要问题及需要

社工通过与小莫、小莫的父母和学校老师三方沟通后,完成了小莫的社会调查报告,并从生理、心理和社会三个层面对小莫的问题及需求做出了评估。在生理层面,小莫身体健康、饮食不规律、沉迷手机、作息不规律、外出活动少。在心理层面,小莫有严重的心理异常,内心脆弱又矛盾,防御心强,不愿听从管束,做事容易冲动,讲究兄弟义气。在社会层面,小莫暂时没有工作,与父母的关系较为疏离,长时间在外生活,与父母沟通和互动的频率较低,不愿意把自身的想法告诉父母,习惯自己解决问题。小莫朋友不多,但多数存在不良行为习惯。

(二)理论模式分析

理性情绪治疗模式以人本主义作为理论的基础,认为人天生就有一种不断追求成长发展的趋向:一种倾向是发展出健康、理性的生活方式,另一种则是发展出不良的、非理性的生活方式。它对人的心理失调的原因和机制进行了深入分析,提出比较有影响的ABC理论:

A代表:引发事件,是指服务对象所遇到的当前发生的事件;年幼时母亲患癌症,家中欠债,上学期间遭受校园欺凌,交接的朋友多为喜欢玩暴力倾向的电子游戏。

B代表:服务对象的信念,是指服务对象对当前所遭遇事件的认知和评价;通过案情和社会调查可知,小莫遇事冲动、暴力解决问题等错误的认知过程和观念是导致情绪和行为问题的根源。当小莫遭遇被害者抢夺手机的校园霸凌后,并没有向学校老师、父母和公安机关求助,而是选择默默忍受。但又想要回自己的手机,最终选择以暴制暴,采用伤害他人的方式夺回手机。

C代表:引发事件之后出现的各种认知、情绪和行为。小莫因故意伤害而涉嫌犯罪。

社工将结合优势视角理论为小莫开展服务。优势视角认为个人、群体、组织和社区都有其内在的能力,包括天赋、知识、社会支持和资源,只要存在适当的条件就可以建设性的发挥自身功能。优势视角强调非疾病假设。传统社会工作从疾病和问题视角去看待服务对象,优势视角理论用非疾病视角去看待服务对象,强调社会工作的任何过程都要重视服务对象的优势。社会工作者不仅要能够看到服务对象的优势,还要帮助服务对象发掘自身优势,并教会服务对象运用自身优势。优势视角吸纳了生态系统理论,强调整合性干预服务,强调整体与完整,在社会工作服务的全过程给予服务对象足够的关注。

三、服务计划

(一)服务目标

1、总目标

社会工作者要帮助服务对象重新回归家庭、回归社会,预防其再次犯罪。

2、具体目标

个人层面:社会工作者要纠正服务对象的非理性认知,矫正其暴力行为和不良社会行为;挖掘服务对象潜能,增强其自我效能感;协助服务对象加强对法律知识的了解和掌握,降低小莫再犯风险。

家庭层面:社会工作者要改善服务对象家庭成员之间的互动模式,促进亲子之间的良性互动,建立和谐良好的亲子关系,为服务对象搭建良好的家庭支持网络。

朋辈群体层面:社会工作者要提升服务对象与同龄人沟通的技能,促进其获得正面的朋辈群体的影响。

社会层面:社会工作者要增加服务对象的社会参与度,提高服务对象的就业能力,促进其融入社会。

(二)服务策略

1.建立关系,全面了解小莫情况,共同总结小莫的需求。从小莫的具体情况出发,根据认知行为治疗模式的原理设计针对具体问题的服务介入计划。

2.针对小莫父母在教养方式方面的问题,以家庭会谈、心理辅导、资源链接等方式,重新理清小莫在家庭关系中扮演的角色,协助小莫与父母之间建立和谐良好的亲子关系,为服务对象搭建良好的家庭支持网络,恢复家庭功能的运转。

3.运用支持性技巧、引导性技巧,依据同理心、接纳等原则与小莫建立信任、平等的合作治疗关系。通过采用对话式提问调动小莫的好奇心和探索能力,揭示小莫的无效的思维方式和行为方式,加强小莫的理性认知的能力。

4.为小莫提供专业的就业规划和就业指导服务,鼓励小莫树立就业的信心,培养认真负责的工作态度,使小莫能够更好地适应工作环境和工作内容。

四、介入过程

第一阶段:建立专业关系,开展服务预估

社工在与小莫面谈时,采取无条件尊重原则和个别化原则,充分尊重小莫的想法和决定。社工了解到小莫的童年经历过重大变故,小学二年级的小莫母亲被查出患有乳腺癌,这对本来就不富裕的农民家庭无疑是雪上加霜。小莫父亲四处借钱,筹集到了10多万为妻子做了手术。手术很成功,但沉重的外债将小莫的家庭压的喘不过来气。小莫在向社工描述这段经历的时候微微低头,他觉得自己很对不起父母,不仅不能帮家里解决经济负担,还在外面惹是生非,加重家里的经济压力,十分后悔自己做出的冲动行为,表示以后不会再做违法乱纪的事。

社工使用支持性技巧如同理、接纳、倾听等,及时给予小莫正向反馈和互动,安慰小莫的同时,也肯定他对自身错误行为的悔过。社工的真诚和接纳也逐渐打开了小莫的心扉,愿意将心中的想法与社工分享。在12月社工与小莫一次会谈中了解到,他在炸鸡店工作很努力,在3天内就把菜品认得齐全、工作到腰酸背痛也坚持,当社工叮嘱小莫要注意休息,劳逸结合的时候,他向社工真诚的说道“社工姐姐,我也很想休息,但是不累怎么赚钱呢?我爸爸一直不去医院复查,我心里是干着急,他就是怕花钱,他在担心家里没钱给他治啊,只要我多赚点钱,我爸就能早点手术。”社工听到小莫的话心里酸酸的,小小的少年就已经担起了家庭的责任,努力赚钱为父亲治病这个信念也陪伴着小莫挺过辛苦工作的每个日夜。

看到小莫对自身犯罪行为的深刻反省,社工认为小莫本质良好的,具有知错就改的态度,他能够为父母着想,替父母分担忧愁,曾经产生的违法犯罪行为是他的冲动之举。社工协助小莫与原来不良的社会环境剥离的效果也是很好的,小莫认识到了之前结交的不良朋友和生活的环境对自身犯罪行为的产生存在的消极影响,主动与不良朋友断绝联系。社工相信小莫在司法社工、检察机关和父母的正确引导下,一定能回归正轨。

第二阶段:开展具有针对性、专业性的帮教服务

社工协助小莫梳理出自身存在的非理性的认知过程和认知观念。小莫解决问题的基本流程包括,遇到事情先自己解决,解决不了时寻求周围朋友的帮助,朋友们常以"兄弟义气"、"一定帮你出气"的观念帮助小莫,采用暴力的手段造成不良的后果。小莫认为"有事找兄弟,兄弟有难我来帮",这是行走江湖的规则,没有意识到其中的不合理性,也没有理性思考问题、寻求正当渠道保护自己权益的意识。在服务过程中,社工引导小莫认识到解决问题的方式有很多种,要学会运用自身的资源和社会支持网络。

例如,当社工了解到小莫因疫情期间隔离在家,不让随意走动而产生了明显的焦虑、低落等情绪时,社工对小莫进行了心理辅导和安抚,引导小莫管理好自身情绪,掌握心理调适的方法。积极寻求社会支持网络的帮助,如寻求父母、朋友、社工的帮助;通过劳动、唱歌和运动的方式疏导情绪。除此之外,还要加强对疫情基础知识的了解,既要做好个人的日常防护,也要配合好相关部门的防疫工作。通过社工的帮教和引导,小莫能够正确的看待疫情,消极情绪也逐渐减少。

在帮教过程当中,社工鼓励小莫多观看法律相关的影片,阅读法律相关的书籍,从而来增强自身的法律意识,小莫在帮教前期上交帮教任务的态度不是十分的积极,需要社工提醒多次,他才能按时上交,没有认识到帮教任务及时完成和上交的重要性。在社工持续的督促和监督前提下,小莫能够及时上交帮教任务,完成的态度也十分认真,及时与社工保持联系,汇报近期安排的行程。社工认为这是小莫对帮教考察工作给予重视的重要体现。

社工与小莫的母亲进行面谈,分析现阶段父母采取的家庭交往方式的不足,为父母开展亲职教育,增强小莫母亲合理监管和教育孩子的能力。鼓励小莫和父母增加沟通,让双方通过写信的方式诉出内心真实的想法。据小莫的母亲表示,孩子在帮教前期是不愿意与父母沟通的,经常和朋友在一起玩不回家,父母想主动与孩子沟通也是很困难的。现在感觉孩子长大了,跟他说什么话都能往心里去,也不怎么和之前的那些朋友交往了,很感谢社工的帮教。

帮教考察中期阶段社工能够感受到了小莫的变化和成长,与不良的朋辈群体断绝联系,不再到酒吧、网吧和KTV等场所;解决问题前会认真思考,克制自己的冲动,再做出决定;小莫在社工的帮助下学会了运用自身的资源,为自己提供支持。亲子之间的沟通增多了,小莫也能够接受父母的教诲和建议,亲子关系日益亲密。

第三阶段:协助小莫树立人生规划,达到助人自助的目标

帮教已经进入后期。社工运用优势视角,将工作的重点放到挖掘服务对象潜能,增强其自我效能感,和协助服务对象加强对法律知识的了解和掌握,降低小莫再犯风险。首先社工相信小莫可以改变,应该受到尊重,并具有尊严和价值。社工督促小莫按时上交思想汇报、观后感和读后感,邀请小莫参与法律知识讲座,引导小莫父母加强对孩子的监管和教育,增强了小莫的亲社会行为,小莫在日常遵从社会规范与道德,认同主流社会文化,同时也得到社会的认可和接纳。

在后期的助人过程中首要关注点是小莫所具有的优势、兴趣、能力、知识和才华,而非其诊断、缺陷、症状和缺点。社工与小莫的助人关系是合作的、相互的和伙伴性的关系,而非一个人凌驾于另外一个人之上的权利。小莫也因为这种像朋友一样的助人关系,愿意将自身的困扰、下不了决定的事情,生活中收获与社工分享。社工支持、陪同小莫一起寻找解决问题的适当方法。

例如,小莫在快手软件上看到了学习面点的招录信息,国家开的面点班,不收学费并包分配,他很感兴趣。小莫想学习一技之长,不想一直在厂子里上班,但他的父母希望他能够找到一个安稳的工作,双方的想法出现分歧,这让小莫很纠结。社工针对小莫的实际情况开展帮教,社工建议小莫弄清楚三个问题:一是由于招录信息是从快手软件上看到的,不需要学费,所以信息的真实性需要注意;二是学习面点需要住宿,住宿费小莫不想向家里要,那么住宿费要怎么赚取;三是自己未来的打算和父母的想法存在分歧,应该如何做决定。服务过程中社工秉持着尊重小莫和小莫自决的服务理念,强调的是引导小莫认识到困扰他的当前问题,协助他分析清楚自己困惑和不能做决定的缘由,最后让小莫做出选择,而不是代替小莫做决定。

社工认为小莫具有内在的学习、成长和改变的能力。于是社工常常扮演教育者的角色,为小莫普及正确择友的注意事项,选择交朋友,要交志同道合、真诚、正直、有理想、有抱负的朋友,交这样的朋友往往相处非常融洽,才能在学习、工作和做人之上彼此促进相得益彰。为小莫及其父母普及促进亲子关系,增强亲子之间良性互动的技巧,包括学会聆听与沟通,尊重别人。学会欣赏和鼓励。学会尊重彼此的空间等等。这使小莫与父母能够互相尊重彼此,建立了良好的亲子关系。小莫现阶段找了一个工厂的工作,不再打算到面点学校学习,因为家里急需钱,也没有多余的钱给自己交住宿费,因此小莫现在想找个工作赚钱给父亲赚取手术费,社工也尊重小莫的决定。

至今为止,小莫的帮教考察期已接近尾声,在整个帮教期间社工能够明显的感受到小莫的变化与成长。初次会谈时小莫低着头与社工一问一答的画面还历历在目,如今小莫再次会见社工时总会透露出自信的微笑,这份自信源于他越来越步入正轨的生活,较为稳定的工作,从新同事身上学到的知识和技能,与父母的关系越来越亲密,以及解决问题时清醒和理性的头脑。小莫通过社工的帮教,非理性认知得到纠正,抽烟纹身等不良的社会行为也得到修正,也没再产生违法犯罪的行为,法律意识也得到了一定的提升。小莫与父母形成了良性的互动模式,建立起了和谐良好的亲子关系。社工已基本实现协助服务对象重新回归家庭、回归社会,预防其再次犯罪的目标。

五、成效评估

社工通过访谈法和观察法在帮教期间对小莫开展效果评估,经过评估后,帮助小莫重新回归家庭、社会,降低犯罪风险的目标基本达成,具体表现在:

个人层面:小莫如今能够控制住自身的暴力倾向和暴力行为,较为平和理性的看待问题和处理事情。小莫每月都能够按时上交社工安排的帮教任务,内容包括对法律知识的掌握情况、观看正能量电影的观后感、对现阶段生活的总结,对未来生活的规划和期待等等。社工会对小莫表现积极的行为加以肯定和正向鼓励,增强其自我效能感,更好的融入社会。

家庭层面:小莫与父母的沟通频率由接案前期的每月2~3次,变成每周2~3次,小莫愿意把自己的生活日常分享给父母,自己拿不定主意的事情也会向父母寻求建议。小莫如今最大的奋斗目标就是为父亲赚医疗费,多次表示对父亲身体的担心。社工能够感受到小莫已经懂得回报和感恩父母,学着承担起作为家庭成员的责任。

朋辈群体层面:社工协助小莫增强正确择友的能力,提升了服务对象与同龄人沟通的技能,促进其获得正面的朋辈群体的影响。小莫从接受帮教至今都没再与案件中的其他涉罪未成年人有过接触,也不再接触以前经常"混"在一起,存在不良社会行为的朋友。小莫觉得和他们在一起是不会有进步和成长的,只会带给自己负面的影响,现在相处的朋友很多都是工厂工作的同事。

社会层面:社会工作者为小莫提供职业能力相关的培训,促进其融入社会。小莫至今换了三份工作,分别在工厂流水线上工作、理发店当学徒和炸鸡店售卖炸鸡。虽然小莫做每个工作的时间不是很长,但他找工作时很有耐心,锲而不舍,文化水平较低的小莫找到称心如意的工作不是很简单的事情,但是他肯多面试,多尝试,积累了很多的应聘经验。社工了解到小莫也能够认真对待每一份工作,不管工资高低、繁重或轻松,他都会尽全力完成。近期社工与小莫谈起他在工作中的收获时,他表示最大的收获是自己的成长,自己不再是给父母添麻烦不听话的小孩了,应该找个稳定的工作,而不是每天都无所事事。

社工能够深深感到面前的这个孩子已不再是帮教前期的那个低头丧气、眼神迷茫的不良少年,已经在不知不觉中蜕变成一个能担起家庭和社会责任,对自己的行为负责的男人。这也许就是每位社工在对涉罪未成年人进行帮教后最想看到的结果,孩子们的成长与蜕变。

六、专业反思

(一)对专业手法、社工角色的反思

在社会工作手法上运用个案方法,在介入范围上,介入对象不只是小莫本人还有他的家庭;在角色上,社工充分发挥了个案服务者、教育者和引导者的功能,纠正了小莫的认知偏差,促进了小莫与家庭成员间的沟通和良性互动。

(二)与小莫建立信任关系至关重要

在涉罪未成年帮教过程中,社工与小莫及其父母建立信任关系至关重要,这是个案服务开展的基础。双方拥有了信任关系,小莫才会将内心的真实想法告诉社工,真正相信我们能够改变他们,让他们变得更好,在服务过程中也会更加配合社工的工作。

(三)与小莫家庭共同搭建小莫重新回归家庭获得家庭支持的平台

在未成年人的帮教工作中,需要联动其家庭的力量共同帮助未成年人重新回归家庭,在本案例中,社会工作者注重与小莫的父母保持联动,促进小莫与父母的沟通,社工开展的亲职教育工作使小莫父母形成了较为民主的家庭教养方式,更具有方法性地教育、监管和引导孩子。

七、督导评语

1、督导姓名:李林兰、徐博

2、督导评语:

近年来,司法社工积极参与涉案未成年人的刑事司法程序已经常态化,尤其是在协助检察机关附条件不起诉案例的帮教考察领域,司法社工运用其专业技能在帮助涉罪未成年人重新回归家庭和社会中发挥重要作用。本案例最大的特点就是内容丰富,叙述中既有社会工作者理性的逻辑思维,又有做人的工作的情感流动,作为检察机关附条件不起诉案例的帮教案例具有较强的借鉴和探讨的意义。从专业评估看,社会工作者在案例工作中主要体现了以下特点:

一是,社工在服务前期全面、系统的收集了服务对象的资料,从个案、家庭、朋辈以及社会层面收集了服务对象的资料,且进行了专业的分析,这对于后期制定服务计划起到关键的作用。

二是,社工在服务中,服务目标、策略以及介入过程具有较好的连续性,且能详实的记录,可见社工的逻辑思维较好,且能紧扣服务目标开展服务。

三是,社工在服务中,运用了服务对象的个人、家庭及社会的资源,共同帮助服务对象,且取得较好效果。这是社会工作者链接资源的重要能力,也在本次案件中取得了较好的效果。

需要注意的是,社工在文中多次提及服务对象去医院检查过具有严重的心理疾病,但是在本案例中并未对于服务对象的心理疾病进行处理的部分,建议社工在遇到具有严重心理疾病的服务对象则进行跨专业合作去寻求专业的心理咨询师的帮助,共同帮助服务对象。

作者:长春市益友青少年事务社会工作促进中心 司法社工 刘书宁